国内新闻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纪事:肥胖人士等为高危人群,尚未锁定

国内新闻 2020-01-17122未知admin

  划重点

  1

  2019年12月下旬,有自称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的人,在网上曝出某地博奥医学检验所的检测报告,指武汉已确诊SARS,并披露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发摊老板,在自己所在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2

  1月15日,从武汉了解疫情归来的考察团对表示,专家认为水产是直接传染源的机会不大,仍在动物源,但在动物样本中未检出病毒,因此,目前尚未能锁定病毒源头。

  3

  高额的医疗费用,压得一些患者家属也喘不上气来。有患者是农村医保,没买大病险的情况下,只能报销30%。一名重症患者是华南市场的送货员,每日需要3000至4000元的外采注射药物,截止1月9日治疗费用已达20余万。

  4

  武汉市卫健委的通报中指出,少数病例否认有华南市场史,个别病例曾接触过类似病例。在重申此前的口径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后,多了一句新的说明: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

  这一次的休市,几乎要使华南市场干货店老板曾嘉欣找不到生活的了。2019年11月,因为一家卖辣椒等干货调料的起火,曾嘉欣的,以及铺子里69万的干货曾被付之一炬。借了贷款,用半个月的时间把重新,12月,重新开业,营业额逐渐回升。未成想,一场病毒,又把她刚有起色的生意,打回原形。

  窸窸窣窣搜寻一番,基围虾专营店老板赵从店里带出的有一把电子秤、一把蓝色长伞、两双雨靴、一段水管、几叠空塑料货框、蛇皮袋,还有一张有年头的木桌子。带出如此细碎的老物件,赵不得不承认,他对短期内复市已经不抱希望。

  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的吴梦,选择放弃观看跨年灯光秀。不过,她的「胆怯」遭到不少朋友嘲笑。基于地域的一种情愫,卷裹着类似的争议,甚至互骂,流传在社交平台。每当看见诸如「我就是武,啥事没有」「戴啥口罩,该吃吃该玩玩」等评论时,吴梦就特别「窝火」。

  地处漩涡附近,华南市场周边居民,格外谨慎。老人们已经减少或取消了经常下楼遛弯的习惯。改由晚上结伴乘坐公车,到3至4站地外,购买生活所需。

  在距华南市场不到2公里的汉口火车站,1月10日,春运的第一天,人流密集,在和旅店的拉客声中,少有人佩戴口罩防护。

  ……

  这一次,的源头来自一位「疑似」医护人员。

  2019年12月下旬,有自称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的人,在网上曝出某地博奥医学检验所的检测报告,指武汉已确诊SARS。该人在取名为武汉大学临床04级的微信群爆料指,上述报告就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确诊SARS的检测结果,并披露第一例患者是水果批发摊老板,在自己所在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当小道消息派生出的SARS「复燃」的惊恐,流传于武汉城间时,的妻子,正在70公里外的孝感,妻子反复少出门。在随后的通报中,武汉汉口华南海鲜市场(下称华南市场)被频频提起。

  这里是华中地区最大的海鲜市场,有个头比人头还大的斯加帝王蟹、一只得上千元;也有武汉夜市最夯的花甲,多已吐沙干净,批发价不到五元一斤。丰俭由人,多少武的菜谱受此影响。

  一街之外,就是汉口火车站,坐落于市区黄金地段的华南市场,是这座江城餐饮业的配送中心。除了给各酒家饭店批发供应,一些的年终尾牙、团建聚餐亦会来这采购。在周围林立的高楼中,这低矮、杂乱的旧市场很是不搭。一条新华,将华南市场分为东、西区,东西的二十余条街,将1000余经营户分隔开来。

  对于传言,李翰昭起初并不在意,他所开的水产店,位于西区15街。2019年12月31日这一天,执法人员说有疫情,这让他隐隐不安。他破例没有早睡,而是来到了江滩公园,与20万人一道,和长江灯光秀一起倒数跨年。2019年的最后10秒钟,两江四岸的高楼上,同步亮起新年10秒倒计时。这一刻,国内新闻他对新年许下愿望。

  一如往常,2020 年1月1日凌晨四五点钟,新年的曙光未显,李翰昭就已开店营业。让他措手不及的是,点时,一辆辆、执法、市场监管的公务用车,运来大批执法人员。商户们被命令拉下闸门速离,市场只能出、不能进。

  当他们疑惑地站在拉起的警戒线外眺望时,令李翰昭不安的一幕出现,鲜红色的警戒栏被堆到口,随后,一些街市的入口铁闸,被徐徐拉下,冷清的街道里,只有穿着白色防化服的检疫人员的背影。

  “我以为是暂时性的,去外头等一会,就放我进来。”李翰昭的想法很快被击碎了。有人四处《关于休市整治的公告》,公告显示,华南市场实行休市,进行卫生整治,没有明确开市时间。而一份落款为「省、市、区疾控中心联合调查组」的报告写道,华南市场西区卫生很差,销售垃圾随处堆放,地面潮湿,通风很差……为病例发生的客观原因。

  有少数商户执拗地不愿撤离,宁可让人透过警戒线送饭,也不离开自家生意。但把住出入口的执法人员,板着脸,已不再允许携带货物离开市场。

  人的意志,在大势面前显得颇为无力。随着华南市场的休市通告被广而告之,与之关系密切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下称「不明肺炎」),进入视野。

  「已排除SARS和MERS等呼吸道病原。」在2020年1月5日的通报中,武汉市卫健委第一次明确将不明肺炎与SARS关系。通告指出,不明肺炎诊断患者的数量攀升到59例,这是连日来的病例最高值。病例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2日。部分患者为华南市场经营户。

  病毒

  69岁的郑梓昱便是这最早发病的病例之一。为湖北省粤菜帮餐饮管理有限服务的他,常年在华南市场采购,将货发往荆州一家专门经营海鲜的酒店,至今已15年。

  据郑梓昱从荆州赶来的家属对偶尔治愈介绍,2019年12月12日,他开始发烧,在诊所输液后,就是不退烧。随后,在离华南市场最近的武汉优抚医院检查后,因优抚医院以专科为主,郑梓昱被转院至另一家二级甲等医院,距离华南市场1.5公里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在该院诊断为肺部感染,住了七天院,烧还是退不下来。

  三甲医院,成了郑梓昱分级诊疗接力的下一棒。12月24日,他在同济医院办理住院,诊断记录显示,该患者因反复寒战发热11天入院,考虑病毒感染(腺病毒)可能,不排除外机化性肺炎可能,结合临床治疗后复查。

  在疫情将近满月时,死亡病例还是出现了。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再通报: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市卫健委实行疫情每日通报制度从这一天开始,这天之前,最近的一次通报还是1月5日。

  对于病例数与之前披露间的差异,有专业人士解读:由于病例统计标准由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精确到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数量由59例锐减到41例。

  死亡患者为男性,61岁,常年在华南市场采购货物。1月9日,经抢救无效死亡。医院管理局感染控制主任赖伟文从武汉考察疫情归来后,对披露,该患者于2019年12月23日发病,由于死者家属不同意,所以无法做尸体化验——有助于确定致病源,2003年确定SARS病毒病原,便得益于解剖染病死者遗体。

  让人的是,通报中指出,在确诊的41例病例中,男性为主,中老年发病人数较多。年龄较大或有基础性疾病患者,易进展为重症。而从武汉归来的考察团则对称,肥胖人士、病患、为高危人群,重症患者为40岁至78岁之间。

  “患病的听说都是西区的,卖野味的也是西区的,我们东区没有。”有商户跟偶尔治愈抱怨,颇有被之感。

  在华南市场,有被允许经营的野味经营户。根据武汉市场监督管理局2019年9月25日发布的消息,在华南市场内,执法人员对售卖虎斑蛙、蛇、刺猬等动物的近8家商户进行地毯式排查,逐一检查其野生动物经营许可审批文件、营业许可证,未发现违法经营行为。

  2003年,在全球造成774例死亡、8069例感染的SARS,向国际展示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能力和性,可以通过飞沫的特性更让人谈之色变。人们对SARS进行溯源,找到了农贸市场中的果子狸。为防止SARS病毒进一步扩散,市场的万余只果子狸、獾、貉等被迅速捕杀。

  中国人热衷于吃野生动物的消费习惯、口舌之欲背后暗藏的孕育致命病毒的杀机,头一次被严肃地摆到了国际层面。当时的英国《自然》刊文称,在中国的南方,因为一些动物管理方面的混乱,可能将是全球主要新型流感毒株的发源地。

  SARS的余波还在更长的历史尺度震荡。2009年,在斯坦福大学的全球病毒预测网络(GVFI)中,中国的广州、被纳入流感病毒检测点,这其中并没有武汉。

  果子狸被认为是SARS病毒的来源,这个锅一背就是15年。其实,果子狸只是一个中间宿主。在那个SARS的年份过去15年后,2017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成功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她因此被称为「蝙蝠女侠」。SARS 给武汉带来的影响还在于,由此立项的P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耗时15年,终于于2018年投入使用,这个亚洲第一个、被誉为「病毒学研究领域的」的实验室,让武汉的病毒学研究能力又创新高。中国首个病毒研究室、中国首个病毒学系也是在武汉创立,便是石正丽与章晓联的母校。

  迅速完成病原检定、初判为新型冠状病毒、行之有效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武汉折射出了中国这些年的进步,但吃野味的旧习,却也让人感叹。国内新闻

  1月15日,从武汉了解疫情归来的考察团对表示,专家认为水产是直接传染源的机会不大,仍在动物源,但在动物样本中未检出病毒,因此,目前尚未能锁定病毒源头。

  一线分,武汉市卫健委罕见地于午夜时分发布通报,称发现一起为家庭性,夫妻两人发病,丈夫先发病,为华南市场从业人员,妻子否认有华南市场史。同日,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对表示,从武汉方面获悉,还有一家庭感染群组,一对父子和侄儿三人一起在华南市场经营店铺,发病时间很接近,有可能是共同在感染源中,而传人导致。

  在通报中,华南市场以北8.8公里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频频出现,两个少有联系的地点,被一场灾难在了一起。

  未雨绸缪,在危机时更显预见性。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专家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教授谭晓东,对偶尔治愈表示,自2018年7月到2019年4月,在湖北省卫健委的组织下,模拟武汉军运会期间发生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的背景,这家武汉唯一一家具有近百年历史的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曾参与过多场演练。

  如今,演练成了现实,只是假想敌换了面目:变成了与MERS病毒同属的冠状病毒家族的新面孔。

  此次,分散于长江、汉江两岸医院的不明肺炎疑似患者,转院,由金银潭医院集中收治。

  经治疗后,困扰郑梓昱多时的发烧症状终于退了,他本以为12月28日便可出院。不料,复查后,12月31日,他被同济医院转往金银潭医院继续治疗,这是他此次就诊的第四家医院。

  多名患者家属对偶尔治愈表示,不明肺炎患者隔离诊疗区为金银潭医院南楼住院部,4楼及6楼为病情相对稳定的患者,7楼为重症患者,5楼病主要用于出院前的观察。入院后,每位患者先交2000元起的住院预收款,四到五人一间。

  入院后,家属不得,患者所需生活用品一律每日下午3点至4点送来,写上患者床、姓名,由人转交。偶尔治愈看到,有家属提着一大袋桶装方便面送来,搓着冻得红通通的手,她说,丈夫是在华南市场打工。

  伴随着关注的增多,金银潭医院的安保升级、警戒范围加大。初期允许出入的南楼住院部正门,被铁锁封住,侧门唯一的出入口,由保安坐守。患者家属的活动区域,也被从各楼楼梯间,缩减为一楼出入口门前寸地,与亲人的距离,越发远了。

  章晓联是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湖北省委副主委、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关注基层医疗问题的她,肯定武汉基层医疗体系在此次疫情防控中起到的作用,分诊、隔离、回顾性调查、追踪密切接触者并行医学观察……让疫情得以控制。

  2003年,沦为SARS病毒疫区时,章晓联一次去出差后,被诊断为SARS疑似患者,在医院接受隔离治疗。这让她面对此次疫情时,心中笃定,反复跟偶尔治愈强调不必恐慌。

  但让人不安的,不只是无常的病情。

  喘不上气、气短本是此次不明肺炎的症状之一,高额的医疗费用,压得一些患者家属也喘不上气来。有患者是农村医保,没买大病险的情况下,只能报销30%,自费比例高达70%。一名重症患者是华南市场的送货员,这名44岁的荆州籍男士处于持续高危状态下,每日需要3000至4000元的外采注射药物,截止1月9日治疗费用已达20余万。

  水产与干货

  与商户相比,赵是幸运的,1月1日华南市场停市时,他已经卖完了当天的进货,40元/斤的基围虾,600余斤。这家基围虾专营店,是66岁的他和老伴相依为命的小本生意。

  凌晨三时不到出门,走出他在江汉区局宿舍的家,穿过八古墩菜市场,再走五六百米,就是位于东区的自家档口。他是从广东珠海进的基围虾,运货的车最早凌晨一时就到达了,等到凌晨四时,货就卸得差不多了。这时候,负责采购的人员也来了,「越是大采购,来得越早。」赵说着他常年与后半夜作伴的日子。

  到了早上点钟时,赵当天的货通常已卖光,他可以吹着小曲,悠哉悠哉地拉闸关铺,黄梅戏《女驸马》是他常哼不厌的剧目,对于这个瘦削的高个武来说,大团圆的戏剧,没有生活中的那么多变数。

  下锅前的基围虾的寿命是以小时计的,如果凌晨五时货还没到,那这一天赵就得亏本了。总是有各种意外得提防着,雨雪大雾天高速封、碰上车祸交通堵塞……无论是何种原因导致货到晚了,这责任都得赵担着,这意味着到手的票子得飞了。所以他对天气、对况总是带着忧虑,总是怀里揣着手机,功放放着交通,生怕远方传来什么坏消息。可他未曾想过,这黑天鹅是来自身边这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

  赵的摊位是从长江边搬过来的,自华南市场在2002年开业以来,他就一直在此营业,从知之年到年近古稀。往年春节,他都照常营业,「客户是,客户不能等」。

  店,还是这个小店,不变的还有熙熙攘攘的客流:这18年,赵从没遇到因故休市。即使在传言乍起的那两天,他的生意未曾受影响, 因为他基本不做散客生意,该来的大客户依旧来。

  骤然而至的休市,让他常年不变的两点一线轨迹发生偏移,他赖以养老的饭碗出现了裂痕。

  西区市场入口旁,新立了两顶迷彩色的救灾大帐篷,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检疫人员频繁出入。保安则在街巷出入口坐着,百无聊赖刷着手机,他们的职责是商户出入、人拍摄。

  休市后的这些天,赵回不去店铺,只能在家等消息,坐立不安。相熟的商户安慰他,一年忙到头,就当是爷让你好好放个假。赵嘴角抽搐着,想说啥,却没。

  被滞留在市场里的货物,关系着一家人的饭碗,离开了人的照料,鲜货不可避免地死亡。「已经臭掉、烂掉了」,李翰昭的水产店还留着一箱箱的牛蛙、螃蟹、甲鱼,货值接近4万多元。

  “这旺季就搭进去了。一年就是靠过年前这两个月,这两个月赚的顶淡季时四五个月。”李翰昭说。

  比起每月3.8万元的租等费用和7万元的积压货品的损失,拥有五个铺面的方继藩最担心的是流失的客源——「散客肯定不指望了,主要得保住大客户」。万幸的是,他在武汉四季美市场还有一家铺面,「这几天那边生意好了很多,往常在华南市场采购的,都跑到四季美了。」

  痛的程度也不一样。方继藩解释道,卖水产海鲜的,基本上损失的是几天的货,而卖干货调料的滞留货量则大得多。换言之,卖干货的,可能是这次受影响最严重的商户群体。

  「如果说卖鲜货的,是求个痛快的死法,我们则是在慢性,眼睁睁看着死期逼近。复市拖得越晚,货被押得越久,我们越没有盼头。」黄程里一提到他华南市场里的干货店生意,就愁出了苦瓜脸。他解释道,调料保质期一般是9个月到1年,最长的也不过18个月。现在市场监管查的严,他送到大客户的货,必须得留有至少半年的保质期,否则会被拒收。

  对一贯以女强人形象示外的干货铺老板曾嘉欣而言,这一次的休市,几乎要使她找不到生活的了。

  刚遇,又遭。2019年11月,因为一家卖辣椒等干货调料的起火,曾嘉欣的,以及铺子里69万的干货曾被付之一炬。

  借了贷款,用半个月的时间把重新,12月,重新开业,营业额逐渐回升。未成想,一场病毒,又把她刚有起色的生意,打回原形。

  

  多数商户在苦苦等待,也有少数伺机而动,哪怕冒着风险。1月8日17时,刘老玉顶着粉红色的绒线帽来到东区七街的自家铺子,店面对着大马。

  拉开门闸,刘老玉造出的声响,回荡在空落落的市场街巷。撅着,他拿着绿网兜捞着玻璃箱里的螃蟹,头几只蟹嘴部还冒着泡泡,这轻微的气泡破裂声对他来说无疑是最美妙的。可接下来捞出的螃蟹,螯与足肢都自然下垂,他默默地把死蟹归拢为一堆。他捞了9袋螃蟹,总共一百三十余只,其中有四十二只是死的。

  穿着黑大褂的执法人员过来询问,刘老玉解释道,他刚在市场管理办办了手续,这些螃蟹,他不售卖,只供自家改善伙食,「这生意亏得不成样子了,别的不说,总不能坐看这螃蟹死了臭了啊。」

  有十六名执法人员围在档口前,唇枪舌剑后,执法人员依照,要求刘老玉留下9袋螃蟹,空手离开。偶尔治愈看到,涨得脸通红的刘老玉,不甘心地蹲在地上护着螃蟹。

  明的不行,有商户打了别的主意。1月11日,黄程里对偶尔治愈透露,他知道有一户东区靠马的,在前一夜凌晨一时,偷偷开车,从店里运了两车货。由于无需通过紧闭的街道出入铁闸,所以该商户受到的阻碍较少。

  「冻品价值高,一车两三万,两车就五六万,这险值得冒。」黄程里说。偶尔治愈无法联系到涉事商户。

  地处漩涡附近,华南市场周边居民,格外谨慎。2020年1月3日,与华南市场一墙之隔的万科汉口传奇悦庭物业发布通知,严禁生鲜车辆进入小区车场售卖生鲜产品。

  夹在铁道与华南市场之间的万科汉口传奇两个小区,万科汉口传奇悦庭共 8栋1946户、万科汉口传奇唐樾共16栋3536户,小区住户常因卫生及交通问题投诉华南市场。偶尔治愈发现,华南市场东区隔壁建筑内,八古墩生鲜卖场照常,主营猪肉、水产和蔬菜,无野味和家禽摊点。但多有万科住户表示,已不敢去华南市场周边的任何地方买菜。

  不仅如此,老人们已经减少或取消了经常下楼遛弯的习惯。改由晚上结伴乘坐公车,到3至4站地外,购买生活所需。

  在距华南市场不到2公里的汉口火车站,1月10日,春运的第一天,人流密集,在和旅店的拉客声中,少有人佩戴口罩防护。在华南市场停车场外的一条街,偶尔治愈看到门面连着门面的十几家招待所。前台并不在意近在咫尺的疫情,流动频繁的火车来客才是他们的主要客源。

  武汉部分高校则开始配发口罩,发通告提醒学生注意疫情。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的吴梦,因此选择放弃观看跨年灯光秀。不过,她的「胆怯」遭到不少朋友嘲笑。

  基于地域的一种情愫,卷裹着类似的争议,甚至互骂,流传在社交平台。每当看见诸如「我就是武,啥事没有」「戴啥口罩,该吃吃该玩玩」等评论时,吴梦就特别「窝火」。

  与华南市场一墙之隔的连锁快餐店「常青麦香园华南海鲜店」,于1月3日突然暂时关店,在通知中,店方称原因是「由于华南市场整体封闭消杀」,欢迎顾客到500米外的另一家分店就餐。

  在麦香园隔壁的「黑皮牛肉面」,依旧正常营业。1月11日,老板娘赵瑞对偶尔治愈说,「客源少了六七成,亏得连租都交不起了。」这家店的月租金为1.7万元,而店内的餐单上,80%的菜品单价在20元以下,热干面售价4元。

  而赵瑞接下来还得有苦日子过。位于华南市场同栋楼二楼的「华南眼镜市场」,早早就在1月11日因春节而休业,比往年提前了10天。1 月 1日,大年十七,唐薇已回到在台州的家。她是位于华南市场东区一楼的暴龙眼镜的店长,往年,占据黄金地段的暴龙眼镜,往往都会被二楼华南眼镜市场晚一两天春节放假,2019年大年二十八,唐薇才回台州。可今年,暴龙眼镜的生意也受到了冲击。一家眼镜店的工作人员说,据闻华南眼镜市场有多名人员住院,但在放假前该市场一直正常营业。

  人传人?

  一个患者背后,是一个家庭的悲欢。

  1月8日,8名不明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时,却发现,已回到武昌家中的妻子,开始高烧发热。在武昌医院诊断为泌尿系统感染后,方心安:毕竟武昌与汉口隔江,我们也从未去过华南市场。

  1月9日,因病情加重,妻子在武大医院重新检查,被诊断为不明肺炎,需转入金银潭医院。第二天,妻子入院隔离。

  不过,生活并不总是灰色的。曾让部分患者忧心的治疗费用问题,有了解决的眉目。有患者家属对偶尔治愈表示,承诺解决治疗费用。于1月10日为妻子办理住院手续时,即先按要求缴费预收款2000元,但随即又被告知免费,并退还预付的2000元。而此前已缴纳相关费用的患者家属,则于1月9日开始收到退款通知。

  不只是妻子和华南市场或无直接关系。1月8日,另一患者家属陈锋告诉偶尔治愈,因不明肺炎转入金银潭医院的陈锋儿子,也没有去过华南市场。2019年12月26日,其子因高烧、一直吃不下饭等症状,进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检查。

  因为儿子当过兵,身体一直很好,所以陈锋也未太在意。直到2020年1月3日,后湖院区通知陈锋,经二次检查,其子为不明肺炎,需在后湖院区住院4天后,「排队」转送到金银潭医院。医院强调,此事应「保密」、不要对透露,陈锋这才紧张起来。

  陈锋家住盘龙城经济区,距华南市场15公里左右,不过其子的工作,在华南市场3公里范围内。

  「但我儿子根本就没有去过华南市场」,陈锋困惑地提到。

  疑问盘旋在人们心头。1月15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午夜时分发布的通报中指出,「少数病例否认有华南市场史,个别病例曾接触过类似病例。」在重申此前的口径「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后,多了一句新的说明:「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世界卫生组织于 1月14日表示,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或许有限,但这种病毒依然有可能在更大范围内爆发。

  陈锋困惑的同一时刻,对于武汉不明肺炎的「恐慌」,在、、韩国、泰国、菲律宾、新加坡、日本等多个国家与地区蔓延。

  澳门是第一个对来自武汉的逐一体温筛查的境外地区。1月1日起,澳门卫生局人员便身着防护服,在来自武汉的乘客还没下机前,就登机逐一用测温枪筛查。

  不安情绪蔓延港澳,不少市民口罩及消毒产品。据文汇报报道,有部分药坐地起价,把原价约50元一盒的口罩,加价至498元一盒。演员胡杏儿经常往返内地工作,她对称有提高防备,这几日会随身带酒精搓手液,回家一定先换衫及洗手,才敢抱两个儿子。

  除增设专员对自武汉来港人员进行监测外,特区更于2020年1月8日刊宪,将「严重新型传染性病原体呼吸系统病」纳入须呈报的传染病。条例授权怀疑患者离开,涉事病人若接受隔离或治疗,将会面临罚款5000元及6个月。

  泰国门于1月13日表示:当地发现首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个案,患者为一名61岁中国女游客,1月8日从武汉飞往曼谷。有指出,这是全球首在中国以外确诊的个案。

  日本厚生劳动省于1月16日表示,一名30多岁的中国男子在前往武汉后回日本,被确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这是日本国内确诊的首例。

  但更多的恐慌被证明是没有凭据的。据韩联社1月8日报道,韩国出现第一例疑似感染武汉不明肺炎患者,该名患者为中国籍36岁女性,曾到过武汉。

  3天后,韩国,该疑似病例与中国武汉无关。

  1月5日,新加坡表示,患有肺炎、曾到过武汉的3岁中国籍女童,已经与武汉肺炎无关。

  在武汉市卫健委于 1月15日的通报中提到,自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

  妻子的病例,截止1月15日,尚未纳入最新统计。他说,不管诊断结果如何,均相信医院和专家组,「人生虽无常,但总要过个好年」。

  年关

  临近年关,1月10日这一天,华南市场允许西区的商户,分批次回店铺里取东西,但不能取货,只能取经营和生活用品。

  曾嘉欣领着工人,从店里拖出一台 1 米2高的真空包装机。冷库里塞满的30万元干货,她一件都不能取出。家里的虎揽胜,后备箱和后座已塞满了各式杂货,这是她分两趟带出的战果:营业执照、账本……同行的一个烟酒杂货店老板,则拎着一瓶XO洋酒款款而出,瓶体里只剩差点见底的醉红酒水。国内新闻

  在登记损失时,黄程里填了45万,他说,检疫人员随他清点货品、看进货单、拍照留证。他藏着心事,跟客户签的合同有违约金,而在不可抗因素里疫情不包括在内。为了不违约,他只能想方设法调货给客户。

  春节前都是旺季,调货的成本会高很多,一斤得贵好几块钱。黄程里说,他算过账,鼠年他肯定是亏了,赚钱,成了奢望。

  赵没有直接经济损失,所以他没有在管理办的那本四开小本本里登记货值。他反复念叨的,是那笔1.8万元:2019年10月17日,赵交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铺租、市场管理费。商户们都没有自有产权,都是跟市场租的门面。多位商户对偶尔治愈说,希望华南市场能退还铺租等费用。1月11日,轮到东区的商户被允许回店铺。

  这一天,赵叫上穿着红色蝴蝶图案棉睡衣的老伴,回他暌别11天的店铺。窸窸窣窣搜寻一番,他带出的有一把电子秤、一把蓝色长伞、两双雨靴、一段水管、几叠空塑料货框、蛇皮袋,还有一张有年头的木桌子。

  带出如此细碎的老物件,赵不得不承认,他对短期内复市已经不抱希望,「即使哪一天重新开业了,也可能客户流失许多。」他语带悲凉。

  「到了快过年,就给员工发工资走人,现在我包吃包住,养着他们没活干。」黄程里雇有四名工人,工资5000元。至于自己,他说,「毕竟病毒未灭,我这时候回老家也不好。等有了结果再回。」

  「我估计年前会滞留货品,什么时候所有患者出院了、疫情扑灭了,再考虑回老家。」方继藩说。

  「贷款,也要回家过年。」曾嘉欣丈夫倚着虎揽胜方向盘说。

  本文截稿至1月16日18点,16日23点,根据武汉市卫建委最新通报,新增死亡病例一例,至此,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导亡达到两例。

  除受访专家外,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撰文/摄影 郑宇钧 编辑 李珊珊)

原文标题:国内新闻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纪事:肥胖人士等为高危人群,尚未锁定 网址:http://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guonaxinwen/2020/0117/63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勾心斗角新闻网 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