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书笔记之四:个案的现象与反思(4)

国内新闻 2020-03-2668未知admin

  六十三岁的老人黄振沄几乎一夜未眠,他居住的这座建于清朝的院落,已在一片废墟的包围中。他在屋前插了一面国旗,又从《中》中摘出一句“国家尊重和保障”,大写了放在门口。

  从早上五时半开始,周围还没有的五六十户邻居,就自发地陆陆续续集中到他口。他给这些多年的街坊们编唱了一曲京韵大鼓《被的人们》:“被的人们泪涟涟,自己住的子也难保全……”让有着同样境遇的户们潸然泪下。

  上午八时半,二十多名穿的人开着警车到来时,现场已经了一百多人,组成了人墙进行抵抗。

  黄振沄老人高高地举起《中》单行本,这其中有一页被他特意折起一只角,又用蓝色圆珠笔划出:“的的私有财产不受。”老黄说,修改后的《》单行本刚刚发行,他就专门跑到新华书店去,排队买到了一本。

  这是二○○四年四月一日上午。据称,这是修宪后市第一例强制搬迁的事件。

  《一老汉手持强制》,几天之后的《中国青年报》作了这样的报道。

  黄振沄老人对记者说,这子是他从父亲那里继承的祖产,是私有财产,他拥有这块地的土地使用权。

  跟许多老四合院一样,二○○三年三月,有关部门贴出称要对黄家所在的市崇文区花市这一片胡同进行改危改工程。黄振沄和老伴“当时都挺高兴,要住上新子啦”。但后来才发现,要“回迁”还要花很多钱,而老两口从二○○一年开始就指着每月两百九十元低日子,没钱。要“安置”给他的离市中心都太远,而他现在的子位于二环边的黄金地段。有关部门却是按照“公”的算法给他算的补偿费。此外,老黄住的虽然只有二十平方米,但加上一个小院子,他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则有三十平方米,老黄纳闷:为什么不能按照三十平方米来算?办最后给现金补偿,老黄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按每平方米五千九百五十元,能拿到近十二万元。“可是我拿这点钱上哪儿能买到一套呢?”老黄依旧不同意。

  二○○四年二月,黄振沄收到崇文区国土资源和屋管理局下达的《裁决书》,让他两日之内办理补偿款的有关手续。他没有照办。

  随后,黄振沄收到崇文区三月二十六日下达的《责令限期搬迁决定书》,让他三月二十九日前搬走。他还是没有照办。三月二十九日,他收到了落款为崇文区的《强制搬迁通知书》,称将于四月一日上午八时三十分强制搬迁。

  四月十四日上午八时三十分,黄振沄正在家中做早饭,老伴庞文艺在屋外扫地。几个穿保安的人将他俩分别“架上车”,将他们以及屋里的家什一并送到位于南四环的周转。

  一位张姓邻居称,黄振沄的子周围拉起了警戒线,站着不少穿的人,不让靠近。

  另一位邻居郑先生称,他看到一辆推土机将子推倒。一位姜姓邻居称,她上午九时过后,经过此地,看到黄振沄的子“起烟”了,到处都是尘土。

  中国青年报记者包丽敏闻讯于中午十一时三十分赶到现场时,黄振沄的子已成一堆废墟,已经撤走,两三辆拖拉机正往外运砖土。

  负责强制的崇文区法制办公室主任周秋来说,黄振沄家属危改区,虽然上次未能强制,但“整个工程不能因为他而停止”,这次强制,是正常程序。

  据市有关文件,在市政重点工程屋过程中,在搬迁期限内达不成协议的,按照“先腾地、后处理”的原则办理。

  强制后,被送到周转的黄振沄夫妇,很快又回到了“家”门口。“我还是相信。”坐在废墟堆上,黄振沄对围观的街坊说。老伴庞文艺在一旁泪流满面。当晚,老两口在已成废墟的“家”门口搭起了窝棚,以示。

  在黄振沄家对面的墙上,有关部门贴出“顾全大局,尽早搬迁”的宣传纸上,不知被谁加上了“捍卫,私产”几个大字。

  的的私有财产不受,已经写入了。的财产权有了根本的,的公多了一分有力的制约。然而,无论是还是,都对这一条的表现出了或多或少的不适应。

  大学院教授、学家王磊说,百姓在屋的过程中,拿修改之后的来自己的私有财产权,这一举动虽然不具备任何实际的法律意义,但也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这一现象反映了老百姓的意识在提高,群众寻求的渴望程度,是老百姓尊重国家根本——的朴素情感的反映。

  修改之后,必然使得我们有些法律、法规、规章或文件不相适应,那么,各级如何对待修正案的相关呢?传统的做法就是坐等哪一天修改或补充相应的,以保持与修正案相一致。但毕竟今天的老百姓非昔日之老百姓,老百姓的意识增强了,再用传统的思维来考虑问题和解决问题,就难以适应目前的要求。比较好的办法是各级主动自查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和政策,变被动为主动,对那些与修正案的内容不相适应的条款及时进行废、改、立等调整,在废、改、立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按照修正案的内容一些具体的政策以弥补这一时间差所带来的问题,避免矛盾的。

  如果不去主动适应修正案的要求,停留在传统的认识上,认为虽然是根本,但它高高在上,与我们工作没有太大联系的话,最后带来的只能是老百姓诉诸以求得的司法,到那时候,行政机关就难以转变被动的局面。因为毕竟是法,它是有法律效力的,修正案自通过之日起就发生了法律效力,没有哪一条要等到法律规范或政策,才发生法律效力!

  我们的老百姓之所以高举的大旗,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修正案是有效的,应当是有用的。我们的老百姓都懂得这一点,更何况我们的干部呢?现在要求各级干部都要认真学习,如果我们只是在表面上学一学,而没有真正认识到的法律效力,并以来作为工作的法律判断标准,最终也只能是使束之高阁,权威难以得到树立,使上产生的观念,认为修改之后也不会有多大用处。这样的观念蔓延开来问题可就大了,我们国家的长治久安都会受到影响。

  现在老百姓高举,毕竟反映了对的,我们的各级及其工作人员都不应当以对的为代价来从事工作。树立权威应当是包括各级及其工作人员在内的所有的的责任。

  中国大学院教授焦洪昌说,在城市规划者眼中,是实现其理想蓝图的手段;在领导者的视域里,是取得政绩的有效管道;在商的账本上,是财富快速增加的数字;在被者的脚下,是祖屋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的转移。分商业利益的和国家利益的,前者如盖区、居民区、商场、等;后者像修公,建学校,盖市政公共设施等。前者属于私法上的法律关系,后者属于公法上的法律关系。法律关系的性质不同,其调整的手段、程序、后果各异。然而规则上的明确不意味着事实上的清晰。因为,以下的道理也许是不证自明的。

  首先,不管是为了公益还是私益(商业利益),都是要改变土地使用权。而我国,城市的土地归国家所有。以来,在公权无限、所有权神圣的观念下,使用权的品格得不到张扬。者往往打着国家的旗,凭着国家所有权的强势心理,运用公权的,用的权()去对付的()。在这场与的博弈中,处于弱势的,往往是战败者。其次,的背后有利益的驱动,商有经济利益,有利益(主要经办人员也不排除有个人好处)。共同的利益容易结成联盟。压低成本,提高效率,扫除障碍,是联盟的共同。这期间,被者的如何,损失如何补偿,就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在国家,是的屏障。的核心是良法之治,至上。的目的在于保障,约束公权。通过确认的正当性与性的方式,给的与管理发放许可证,在许可证上载明了的责任,行使的方式、方法和程序。当违法时,设定了的司法机关,给人们()以的地方。裁判是中立的、判断性的、程序性的、终局性的。当然,是否违法,是否超越了人们的授权范围,是否与商合伙侵夺了的财产,是否隐瞒了事实,要由去裁判。司法是的标志,是的最后防线。如果司法不能站出来,不能地裁决和的,那还到哪里去呢?

  所以,拿来抵御,有宣示意义,它了的正当性,强调的性,期待在利益冲突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在十八世纪,英国一位名为老威廉皮特的首相在一次中,人们: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寒舍中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风可以吹进这间子,雨也可以打进这间子,子甚至在风雨中飘摇战栗,但是国王不能随意踏进这间子,国王的千军万马也不能踏进这间门槛早己磨损的破子。

  这就是经典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寓言,它彰显了一位家自知之明的智慧和。对财产权的尊重,是执政者真正难能可贵的大智慧。

原文标题:我的读书笔记之四:个案的现象与反思(4) 网址:http://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guonaxinwen/2020/0326/3207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勾心斗角新闻网 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