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庆纪念文集《的魅力2018》正式出版教育新闻

教育新闻 2020-08-0159未知admin

  1988年,北大90周年校庆之际,《的魅力》第一辑出版,几十位作者以饱满的热情记录了各自对北大的回忆,共同抒发了对北大的深厚感情,展现了北大的面貌。

  十年一辑,如担重责。1998年和2008年,北大先后重印和续写了《的魅力》。这一系列承载着北大历史与的作品,不仅成为校友们口手相传的流行读物,也成为一代代学子的食粮。

  日居月诸,又是十个春秋。再过15天,北大将迎来她120周岁的生日,一代新人正以其青春的年华,焕发出新的魅力。

  在此,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党委宣传部策划推出了纪念文集《的魅力2018》,展现百廿年来的“北大”,教育新闻作为一份独特而深情的校庆献礼。该书已由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

  120年的梦想与光荣,120年的探索求真和锐意进取,大学给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世界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创造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形成了独特的“北大”。

  丰博的学识、闪光的才智、庄严无畏的科学思想,这一切又与耿直不阿的人格操守相结合,构成了一种特殊的魅力。

  “爱国、进步、、科学”,已成为这块圣地不朽的灵魂,成为北生面貌的真实写照。

  有人说,《的魅力》实际上是一部北大的的历史。

  在30年前推出第一辑之时,正当进入稳步发展的时期,知识的、思想及在中的作用都在重新进行着归置,《的魅力》就是一种的力量。

  时隔30年,当“市场经济”“股票”等已经不再是这个的新名词,当中人的定位越来越趋于现实,再版并续出这本探讨领域价值的书是否还有意义呢?

  九位编辑从2016年的冬天开始陆续向北大的老师、北大的校友约稿,请他们来讲述自己与北大的故事,或者对北大的,或者对北大的理解。

  冬去春来,当这本沉甸甸的散文集摆在眼前,我们着实感受到的是一种的力量。

  北大的魅力来自她的魅力。

  在今年出版的《的魅力2018》中,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许渊冲、张世英、韩济生、厉以宁、谢冕、杨芙清、曹文轩、郑晓瑛、饶毅、姚洋、董强、田晓菲、颜学庆等自然科学、人文社科领域的名家来撰写这本回忆文集,他们纷纷为母校献上自己的心曲。

  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在北大人的心灵之中,似有一泓取之不尽的勇气和智慧的源头活水,而此千万条涓涓细流,正融汇而成为更丰盈的北大。

  下面,让我们从他们的作品片段中,体会他们眼中的北大——

  许渊冲:《北大人与中国文化梦》

  翻译的目的是使读者“知之,好之,乐之”。这是“三之论”或文学翻译的目的论。“艺之至者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说学翻译是艺术,不是科学,教育新闻这是文学翻译的认识论。语文比较科学,翻译重视对等,要求“不逾矩”,是低标准。中国语文更艺术化,可以“从心所欲”,是高标准。直到今天,没有人出版过中英互译的文学作品,而中国仅北大就有辜鸿铭、胡适之、林语堂、钱锺书等人。

  张世英:《勇于创新——迎大学120周年校庆》

  我于1941年秋入北大、、南开三校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念书,1946年夏毕业。在西南做学生的五年期间,我亲身感受了北大学术、创新的学风,终生难忘。至今学界异口同声盛赞西南这种学术、创新的。

  厉以宁:《关于中国股份制的回忆》

  我们一定要登高望远、居安思危、勇于创新、永不、永不停滞,跨入新时代。

  谢冕:《琴韵书香悠远——大学120周年》

  120年,按照中国的历法是两个甲子,总共只是120个春秋寒暑。要是我们撇开短、长的议论,纵观北大两个甲子的历程,却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大概括和大总结,它浓缩了中国近代以来的全部忧患、以及追求,它记载着中国为摆脱而进行的。故此,北大迄今拥有的历史,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的经典缩写——这是一部“悲欣交集”的,教育新闻跨越了19、20、21三个世纪的“漫长”的史书。

  杨芙清:《未名湖的灵气》

  未名湖的灵气就是们品德的体现,北大“常为新”的精髓就是们不断探索、不断创新、永不止步的,两者相融相合,造就了北大的风范,将永远传承。学无止境,我将跟随们爱国奉献、探索创新、为国为民的脚步,不忘初心,永远前行。

  曹文轩:《北大:一座驿站》

  我们的幸福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我们是奋斗在这个驿站的人——我们就是这个驿站。从这个驿站走出的海子有首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们将他的诗改动一下:“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教书,育人,驿站一生。”

  郑晓瑛:《我的北大岁月——人口健康交叉学科研究的求索之》

  在我心中,北大,是一种无怨无悔的奉献,一种不求回报的,一种全心全意服务于国家、和的忘我。正如我们北大的老校长马寅初先生所说:“北大之,于。”“既有,必有主义。所谓北大主义者,即主义也。服务于国家,不顾利,勇敢直前,以达其至高之鹄的。”尽管时代在变,但北大!

  饶毅:《寻根京师大学堂》

  我家有过三批人先后到北大,每次两人,间隔50年左右。百年前,太外公和他弟弟在京师大学堂和北大。50年前,两个舅舅在北大。

  ……

  在这样的情况下,从上母亲任教学校的附属幼儿班开始,我自己一辈子不曾出校门,现在还待在北大校园,还是很有借口的:谁让北大一百多年来一再导致我家对学校的亲和力呢?

  姚洋:《北大的楼和北大的人》

  大学的最后半年,时间更多了,填补这个空当的办法是读书。最深的记忆是,傍晚时分,我坐在43楼水面朝西北的阳台上读书,和我相伴的,是满天的红霞以及黛墨如洗的西山。那份,再也没有出现过。

  董强:《无处不在的北大——兼贺北大120周年校庆》

  北大是充满能动性、潜在性的场域,是常为新的。我们可以信任它,在它厚实土地的任何一角,处处有着可以令我们惊诧的未知和未来。在这里,回忆和过去,未知和未来,融合在一起。对于一名老北大,回忆会如充满灵感的苏东坡的笔下文字,“不择地而出”,而对于任何一位与北大并无特殊渊源的人,在这里,思想也会“不择地而出”。

  田晓菲:《我的北大》

  文凭只是一张纸。很多学校都可以给人出色的职业训练。一所大学,一所著名的大学,必然要有自己的个性,给人更多的东西。但首先它应该有很多的余地,让一个人在其中尽其可能地成长;在有限的时间里,给人提供一个无限的空间。

  也给所有经过的人,带走一个属于自己的北大。

  颜学庆:《从激光加速到激光加速器——写在大学校庆120周年之际》

  科学研究的过程往往充满了艰辛的探索,也闪耀着迷人的。正如王安石所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科研之漫漫而修远,我们还需要不断去探索那些“非常之观”,希望我们能在加速器科学研究的道上走得更远。

  季羡林:《的魅力1988》序言

  季羡林先生在为1988年出版的《的魅力》所撰写的序言中引用了《沙恭达罗》中一首著名的诗——“你无论走得多么远也不会走出了我的心/黄昏时刻的树影拖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北大的校友们也正是如此。一百二十年岁月过去,燕园里的面孔一次次更迭,但不变的是师生们对这座校园的情谊,以及一代代人身上那种不安于现状、眼睛永远望着前方,不断探索、追求、创新的北大。

  适逢北大120周年华诞,我们捧起这本书,仿佛与学术泰斗们进行一场面对面的交谈,百廿的故园里,的魅力就如此延续开来。(文/官微记者 丁桐、程格格)

  来源:《的魅力2018》2018年5月第一版(大学出版社)

原文标题:北大校庆纪念文集《的魅力2018》正式出版教育新闻 网址:http://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jiaoyuxinwen/2020/0801/8057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勾心斗角新闻网 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