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御、麻瑞亭:下气汤】

科技新闻 2020-06-2887未知admin

  芍药与甘草为使药,既有酸甘化阴之功,又有缓急(缓解病势之急,缓解药物之急)止痛之效,为经方中疏肝解郁要方。以麻瑞亭所言,下气汤适宜证候应当是:脾土不升,运化失职;并进一步探索业师三代精研之下气汤,施于临床,化裁治疗急危重症,绝大部分内伤杂病,及妇科、儿科诸证,均感得心应手,疗效颇佳。在所述47种病证中,都有舌象记载,几乎都是腻苔,多数是白腻苔(或薄腻或厚腻),少数是黄腻苔。据笔者统计,麻瑞亭在其《医林五十年》一书中,所述内科病证52种,而首选方以下气汤加减者就有47种,所用比例为90%有余。此方看似平淡无奇,所治范围也仅言“胸膈右肋”,但仔细思忖,此“滞”乃由中焦气机升降失司所致,“肺气不降之原,则生于胃,胃土逆升,浊气填塞,故肺无下降之。但麻瑞亭在应用时,对下气汤原方进行了增减,最常用的药物为半夏、茯苓、杏仁、甘草、白芍,常以活血疏肝之何首乌、牡丹皮取代五味子与贝母,又常以橘红代陈皮。黄氏认为,“半夏辛燥开通,沉重下达,专入胃府,而降逆气,胃土右转,浊瘀归荡,胃府冲和,神气归根,则鹤胎龟息,绵绵不绝竭也!

  分而言之,则曰四象,合而言之,不过。幸得黄元御四传舅祖李鼎臣精心救治,方得脱险。湿浊运化,气机运行,中焦升降有序,四旁自然转动不息,人的生生之气如环,病患自然逃遁。黄氏云:“水负则生,土负则死,故少阴宜负而趺阳宜胜。中土健运,升降复常,气血畅旺,经脉调和,则病剧者可瘥,病轻者可愈。

  下气汤的临床应用指征不是可以用几个症状所概括的。这可能是考虑五味子之、贝母之寒凉,不大适宜于湿气之消散与胃气之下降。”此段文字说明,看似平淡的下气汤到了名医手里,竟然变成了可以、沉疴的良方。由此拜舅祖为师,弃文习医。中土健旺,则土能克水,中气不败,则生生之气不绝,故为顺。是人之也。河图洛书列为之土,土为中轴,木火金水顺次位于东南西北四位。

  所以治疗内伤杂病,首在调中健中,旁及四维,随证施治。杏仁为肃降肺气之要药,最利胸膈,兼通络脉。贝母苦寒,清金泻热,降浊消痰;土分戊己,中气左旋,则为己土;麻瑞亭经过六十年的揣摩、实践、心悟,对下气汤之应用可谓日臻娴熟,堪为一绝。茯苓泻水燥土,冲和淡荡,百病皆宜,至为良药;骄阳似火 热情一夏,有征文邀你分享!是方君药为半夏与茯苓,半夏专入手太阴肺经、足阳明胃经。

  五味子敛肺以止咳,以防气脱。脾胃犹如树干,树干既瘁,未有枝干不摇者。黄氏云:“中气者,升降之枢轴,所谓土也……水、火、金、木,是名四象。以土能胜水,则中气不败,未有中气不败而人死者。或三花汤(厚朴花、代代花、佛手花),以利于湿浊秽气之消散;这种土踞,枢运四旁的认知,可以追溯到河图洛书。下冲逆而除痰嗽,降阴浊而止,排决水饮,清涤涎沫,开胸膈胀塞,消咽喉胀痛,平头上之眩晕,泻心下之痞满,善调反胃,妙安惊悸。

  陈皮手太阴肺经,降逆止呕,行气开胸,“最扫痰涎”;己土上行,阴升而化阳,阳升于左,则为肝,升于上,则为心;而常常加入藿香三味饮(藿香、佩兰、砂仁),以加强芳香化湿的作用;人体之气机若能升清降浊,廓清三焦,何病之有!肾失统摄,腰冷宫寒;或呕恶不止,可以加入刀豆子、竹茹、炒莱菔子等。湿浊盘踞中焦,必碍气机之运行,故祛湿必健脾,亦必调理气机。

  黄氏在《四圣心源》一书中,多次讲述的升降秩序,他在“天人解”中说道:“祖气之内,含抱,之间,是谓中气。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清浊之间,是谓中气”。佐药为贝母、五味子。”(《四圣心源·天人解篇》)中气之分,脾为湿土,胃为燥土,湿气过则伤阳,燥气过则伤阴。“所以心肺肝肾之病,多因脾胃燥湿之偏胜,气机升降之逆乱所致。麻瑞亭把脉看病六十余年,对下气汤体验尤深,将其灵活化裁,用于内伤杂病及疑难重症的治疗,屡显奇效。

  所以说,下气汤是和胃方,是祛湿方,是疏肝方,是理气方,不可因药少而小觑。”又道:“戊土为胃,己土为脾。”少阴为肾水,趺阳为胃土。”(《四圣心源·六气解》)麻瑞亭则云:“伤寒如此,内伤杂病十之,亦属少阴负趺阳为顺。而肺气不降之源,则生于胃,胃土逆升,浊气填塞,故肺无下降之。心火上炎,神不守舍;中气右旋,则为戊土。”(《四圣心源·六气解》)又说:“戊土不降,则火金上逆。

  戊土下行,阳降而化阴,阴降于右,则为肺,降于下,则为肾。确实有热象者,可以加入黄连(左金丸)、连翘,以清散中焦之湿热;肝木左郁,失其疏泄;

  

  李鼎臣三世为医,均黄元御之学,对《四圣心源》之下气汤运用自如。方药组成为:甘草二钱、半夏三钱、五味子一钱、茯苓三钱、杏仁三钱、贝母二钱、芍药二钱、橘皮二钱,共计八味,主治“滞在胸膈右肋者”。麻瑞亭(1903年~1997年),山东安丘人,曾任西安市中医院主任医师。李鼎臣推崇并善用下气汤治疗内伤杂病及疑难重症,这对麻瑞亭影响匪浅,麻瑞亭则继承之,应用之,发挥之,他在《黄元御医书十一种·点校后记》中说:“得以潜心复习四圣典籍,先师医术,历代医哲名著!

  4.将“商户单”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一旦中土不安,胃土当降而不降,脾土当升而不升,就会出现乖乱之局。在遣方用药时,笔者也慎用五味子,感觉到它有点酸收,不利于湿浊之运化。或三芽汤(麦芽、谷芽、稻芽),以疏理肝气之郁滞;”(《四圣心源·气滞篇》)故其方(下气汤)应为调理中焦气机之用。臣药当是陈皮与杏仁。

  这是湿邪内停的重要指征,舍此就应慎用下气汤。肺金右滞,咳喘痰逆。而牡丹皮化瘀血作用比较强,何首乌补肝肾,以顾护下元。麻瑞亭在具体应用时,特别注重舌象。而黄氏认为,“己土之湿为本气,戊土之燥为子气,故胃家之燥不敌脾家之湿,病则土燥者少,而土湿者多也。

  ”此文是说,由于胃气逆升,才使肺气不降,胃气逆升是源头,而肺气不降是支流,故应用下气汤时,常以胃气不降,湿浊不运为证候指证。中者,土也。胃气上逆,恶心;”(《四圣心源·六气解》)这是他强调五脏之病以湿病为多的理论依据,所以他在“劳伤解”篇中指出“十人之中,湿居而不止也”。麻瑞亭弱冠之年,卒遭时疫,病至危笃。”(麻瑞亭《医林五十年·治疗篇》)基于之中,以中土为轴;肝属木而心属火,肺属金而肾属水。

  下气汤出自《四圣心源·气滞篇》。《伤寒论》361条云:“少阴负趺阳者为顺。分而言之,则曰,合而言之,不过中气所变化耳。”(《长沙药解·卷一》)“茯苓利水燥土,泻饮消痰,善安悸动,最豁郁满”(《长沙药解·卷四》);中土致病,以胃气不降,湿盛为患,所以黄氏特立下气汤为治疗胃气不降、气滞湿阻之主方。4.将“商家订单”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每读于此,颇受启迪,随之对《四圣心源》进行了细致学习,并将下气汤应用于临床,虽未完全掌握,但委实拓宽了思,增长了知识。麻氏在其《医林五十年》中,开篇所言“”“天人相参”等,基本是黄元御《四圣心源》的简化篇,但阐述的更直接、更明白。”(麻瑞亭《医林五十年·脏与腑篇》)中气立则四旁和,中气健则五脏安,这就是为什么下气汤可以用于疾病的缘由。己土不升,则水木下陷,其原总由于湿盛也。四象即之升降,即中气之浮沉。”他将中土脾胃列为之气的枢纽。考《四圣心源》在叙述下气汤证候时言:“凡痞闷嗳喘,吐衄痰嗽之证,皆缘肺气不降。荐:发原创得金,“原创励计划”来了。

原文标题:【黄元御、麻瑞亭:下气汤】 网址:http://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kejixinwen/2020/0628/6761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勾心斗角新闻网 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