绢人非遗传人崔欣:每一件好作品都离不开“匠心”

体育新闻 2020-03-26122未知admin

  曾经占据网店、商场大部分销售份额的娃娃,都是金发碧眼、各式各样的洋娃娃。《买个“中国娃”为何这么难?》本报为此刊发的系列报道,始终关注着“中国娃娃”该如何快速长大?这一现象在今年也终于有了变化:与去年相比,商场货架上不再是洋娃娃“一枝独秀”,黑眼睛、黑头发的“中国娃娃”同样占有一席之地,而且,品牌种类也多了近一倍。不过,中外娃娃之间的“PK大战”仍然存在实力差距。昨天,记者专访了东城区非遗文化代表性传承人、“绢人”嫡系传人崔欣,试图从古老的技艺中寻找到新的。

  绢人是高级工艺品,曾多次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友人。虽然说绢人的制作艺术与批量生产、可供把玩的娃娃玩具有着本质不同,但崔欣带给我们的是,一个好作品的诞生,一定是凝结着制作者的时间和匠心。

  崔欣的家不大,但间里放置了很多大木柜。打开木柜,掀开一层窗帘布,再掀起被包裹的玻璃框,一尊尊通体由绢纱制作的精美娃娃映入眼帘。从飘逸的唐代侍女、慈眉善目的,到生动精致的取经师徒,每个人物都浓缩了中国传统文化形象,这些绢人或站立,或舞蹈,每个都栩栩如生,眼中有神。

  崔欣告诉记者,制作绢人是一门“硬手艺”。包含构思、取材、制图设计、雕塑头体模型、脱模绘画、发型头饰、服装彩漆、道具衬托等11道工序,涉及雕塑、绘画、染织、缝纫、花丝、裱糊等多种技能。绢人一般只有30厘米至50厘米高度,但一个松软的发髻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挽成,一双鞋要十几块小皮头才能缝制成,制成一个绢人往往需要半年时间。有时制作绢人一只手,都要先上百只手,才能做出最完美的造型。

  绢人起源于唐代,是民间木偶艺术发展演变而来。唐代木偶的人形由木头制成,只有衣服是绢纱的,但如今的绢人,在老艺人葛敬安的开创下,已经用铁丝做骨,棉花为肌,绢纱做肤,造型更加精美。

  崔欣师从葛敬安和杨乃蕙。杨乃蕙曾在工艺美术学校学习雕塑,最喜欢绢人艺术。崔欣记得,杨乃蕙为表现绢人的面部神态,曾四处寻访名胜古迹,研究敦煌壁画,不放过一切学习的机会。四川大足石刻的历史文物在京展出,杨乃蕙连看三遍,从不同角度描摹面容,在设计中国历代帝王像时,她查阅历史资料,把明朱元璋脸上的麻点都体现在绢人形象上。

  这感染了崔欣,制作绢人形象一定要以史料为据,这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崔欣的绢人作品《双玉伴读》,曾被当做国礼赠送给英国王室。很多人以为,林黛玉、贾宝玉衣服上的花是绢料上自带的,但其实,这都是崔欣多次《红楼梦》原著后,才把凤、鸟等形象画上的。做出一个好的绢人,不仅要形象好,更要形象真实,这背后都是查阅资料,多次推敲的结果。

  从事绢人制作已经40余年,崔欣的生活至今清贫而简单。近年来,绢人制作材料质量下滑,价格却节节攀高。崔欣几乎把全部的退休金,都投入到材料的寻找和购买之中。她至今保留着上世纪90年代初购买的一批老材料,但只有制作精品时,才舍得拿出来使用。

  现在,她收了几个徒弟,大家都是用业务时间来学做绢人。谈起徒弟,崔欣为他们热爱传统文化而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流露出一丝,就是她并没有能力为徒弟们开工资。“这些徒弟有的已经步入,需要有一份正式工作来养家,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生活都需要保障。这是文化传承的尴尬,也是我的忧虑。”

  崔欣坦言,经常会有人出高价收购她的作品,但是她舍不得,因为原作倾注了自己太多的心血。“好的作品是对文化的传承,是经得住时间检验的美物,这是无法用衡量的。”

  要找出思想盲区、管理盲区,下决心加大对三合一多合一场所、工业大院、散乱污企业、违建等的清理力度,按照市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部署,各区已迅速落实,对辖区内相关区域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

原文标题:绢人非遗传人崔欣:每一件好作品都离不开“匠心” 网址:http://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tiyuxinwen/2020/0326/3211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勾心斗角新闻网 www.comparecreditcardservice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